北京快乐8输得倾家荡产
 當前位置:首頁 > 動態 > 張家口要聞?
“幸福院”里春意濃

——我市推進農村互助幸福院建設助力精準脫貧紀實

2019-04-10 來源:日報社
 

■張家口新聞網記者 邵俊琴 岳志強 林淵普■通訊員 屈磊

四月的壩上,春寒料峭,在康保縣屯墾鎮互助幸福院,屋頂的藍色光伏板在陽光下熠熠閃光,屋內暖意融融。
  “……這些藍板板‘曬’著太陽就能給院里賺錢哩,去年取暖費都給大伙兒免啦!”趁著往鍋爐添煤的空兒,66歲貧困戶張榮連聊起了從六棚村搬進幸福院的生活,如今在院里燒鍋爐和掃廁所能賺到零花錢,她笑得眼睛瞇成了一條縫。和張榮連一樣,住進幸福院的大多是附近村貧困、空巢留守老人,他們互幫互助,都說自個兒掉進了“福洞洞”。
  農村貧困、空巢留守老人,是扶貧幫困工作的難點。如何幫助他們精準脫貧?近年來,我市積極探索農村互助幸福院建設,趟出一條農村空巢留守老人養老“新路子”,啃下了扶貧“硬骨頭”。
  從星星之火到遍地開花
  清新拂過鼻尖,田野春雪未消。下午兩點,記者來到尚義縣石井鄉戈家村互助幸福院,年味的喜慶猶存,大秧歌照點扭起來,午休后的老人們走出屋子,看熱鬧、串門嘮嗑,還有的在廣場溜達,怡然自得。
  “來院一年半了,土房變成了新房、冬天有火炕、暖氣,還定期給體檢。”與屋外的熱鬧不同,77歲貧困戶胡子銳家格外安靜,老家具上的書籍就是老人排遣時光的珍寶。“去年和老伴兒一人做了一個手術,前后花了兩萬一,多虧了有健康扶貧政策,給報銷了一萬九。”脫貧了,胡子銳老人和老伴兒計劃把身體養好了再干點啥。
  在幸福院脫貧是喜事,“脫單”更是老人們的大喜事。住在尚義縣紅土梁鎮永勝地互助幸福院二排東頭的安樹花去年結束了“單身”生活,“閨女兒子都在外打工,住村里挺孤,進了幸福院,頭疼腦熱的有個人照應,吃飯也不對付了,還有這么多鄰居!”71歲的安樹花熱情邀記者進屋,紅棉襖映紅了老人的臉。
  “全市農村留守老人約22萬人,多數無勞動能力、收入來源少,是脫貧攻堅最難啃的‘硬骨頭’。建設互助幸福院,就是讓這些老人老有所居、老有所養、老有所依、老有所樂、老有所學、老有所為。”市民政局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
  長期以來,我市大批青壯年農民外出務工,農村村莊空心化、家庭空巢化、人口老齡化日趨嚴重,特別是壩上地區,留守的大部分是貧困、空巢、高齡老人,沒有收入來源,生病缺人照顧。如何改善農村留守老人住房問題,解決貧困老人脫貧問題,成為全市脫貧攻堅重中之重。我市立足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大局,把互助幸福院建設作為脫貧攻堅工作的重要抓手。
  2013年,康保縣屯墾鎮范家營村試點建設全市第一個農村互助幸福院,通過空巢留守老人集中居住、互助服務,統籌解決養老問題。
  脫貧攻堅戰役打響后,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互助幸福院建設,提出將解決農村空巢老人的養老問題與脫貧攻堅相結合,明確了推進互助幸福院建設、破解農村貧困老人養老脫貧難題的思路。
  2017年,市委、市政府組織相關部門負責人前往烏蘭察布市,考察學習先進經驗。
  2018年,我市出臺《關于推進農村互助幸福院建設的實施意見》,利用三年時間大力推進農村互助幸福院建設;到2020年全市確保互助幸福院基本滿足農村貧困老人入住需求。市民政部門和各縣區按照“合理規劃、資源整合、適度建設、確保實用”的原則,大力推進互助幸福院建設,并統籌用好醫療、社保、養老等政策,2018年謀劃推進互助幸福院建設項目84個,完成項目48個近2000個房間。其中,康保、張北、尚義、萬全、懷安等縣區根據縣情村情、分類施策,強力推進并建成各具特色的互助幸福院,成效顯著。
  目前,全市已建成農村互助幸福院近226所,約3500位農村貧困空巢老人融入了這個溫暖的“大家庭”。
  從空巢危房到居美鄰親
  “看,這會兒走得多利索。閆院長老過來瞭咱,大伙給送飯,在陽光棚鍛煉,享清福啦!”65歲張天兆從西三面村土房搬進幸福院,無兒無女的他得了腦梗腿腳不便,在院里住了近半年,拐杖也不用了。
  71歲的鄭秀花是大伙兒公認的勤快人,也是全院流動紅旗“總冠軍”。“戶戶燒電炕智能控制,集中供暖,評比衛生還能換愛心積分,人人都要爭個‘五好院民’”鄭秀花邊說邊給記者介紹,還拿出了自己的愛心積分卡。
  愛心超市、文體活動室、扶貧微工廠、理發室、公共廚房、衛生室……占地76畝的康保縣張紀鎮互助幸福院,有253間房、52間公共用房,老人們生活便利、活動豐富。
  “咱們院輻射了30個行政村、56個自然村,105戶院民、32戶貧困戶,今年過年,子女們都回來了,三百多人,比村里都熱鬧。”張紀鎮互助幸福院院長閆海梅告訴記者,集中居住、分戶生活、院民自治、互助養老,經過近一年的運營,院里設立了院委會,制定了院規、院民守則,全院實行積分管理考核辦法,每月評比幸福星、互助星、團結星、衛生星換愛心積分,空巢老人從危舊房住進了新房,互助養老,子女們也比著盡孝。
  “住到院里,又干起了我的老本行。”72歲秧歌隊長李志貴,去年從北郝家營村搬來組建了院里的秧歌隊,平常還負責院里的道路養護。“搞理發做公益,打掃衛生參加評比,能干啥就干啥,咱也不能落后呀!”70歲梁進祥和老伴兒是秧歌隊中的夫妻,另外梁進祥還是院里的理發師和保潔員,說起幸福院的生活,他滿臉知足。
  “在康保,像張紀鎮互助幸福院一樣運行成熟的較大規模幸福院有10所。從2013年建設全市第一所幸福院以來,全縣按照‘集體建院、申請入住、自我保障、互助服務’原則抓幸福院建設,已建成互助幸福院38所,提升了農村老人的幸福指數、解決了子女的后顧之憂。”康保縣民政局副局長張玉杰介紹,全縣60歲以上4.3萬人,在村居住老人2.75萬人,占老齡人口的64%。空巢留守老人集中到幸福院改善了住房條件,生活更有保障。去年起,幸福院優先吸收建檔立卡貧困戶,助力農村貧困老人精準脫貧。
  尚義縣紅土梁鎮永勝地互助幸福院,是2018年該縣建設的17所幸福院之一,輻射5個行政村,已入住39戶,37戶是貧困戶。走進84歲老人劉寬家,30平方米,臥室兼客廳、廚房、衛生間,明亮寬敞。“在拉米溝住土房,冬天透風,到這兒,床、櫥柜、馬桶啥都給鬧好了,暖氣也燒得熱乎乎,過上了城里人日子。”劉寬老伴兒笑著說。
  各縣區把互助幸福院選建在鄉鎮所在地、新農村示范點和中心村,依托中心村鎮共享公共資源,與農村發展同步;設計時充分考慮采光、取暖、抗震等功能,設置儲藏室、衛生間、醫療室、活動室、健身休閑廣場、小超市等生活設施;實現硬化、綠化、亮化、美化,讓入院老人們生活方便,老有所樂。
  從互助養老到抱團奔富
  “老有所值,老了不能等著社會保障、政府救濟,老人要靠自己養活自己、改變生活,大家一起脫貧奔小康。”作為互助幸福院帶頭人,徐學武是這樣想的,也是這樣做的。
  從2016年11月建院,如今已是第三個年頭了,從集體整頓生活習慣、宣講十九大精神、衛生評比,徐學武讓屯墾鎮互助幸福院的老人們重拾青春歲月,滿懷希望進入晚年養老。
  “在村里自個兒過,孩子們也挺緊巴。來院后,徐院長讓俺掃院,還領著俺們生豆芽、穿書包鏈,掙小錢兒。”78歲的劉金蓮欣喜地告訴記者,她是貧困戶,現在能賺錢了。
  “去年光伏扶貧3萬元受益都投入到了院里,給老人們免了取暖費。要想徹底脫貧還得靠產業致富,動員老人們有力的出力。”關于幸福院今年的發展,徐學武已經有了想法,繼續擴建,吸納更多的貧困戶;同時,他打算搞養殖、種植兩個藜麥菜的大棚,帶著老人們一起脫貧奔小康。
  在張紀鎮互助幸福院,院里的扶貧微工廠就是家門口的扶貧車間,12臺機器、15個用工量,某包業集團為老人們提供了不出門就能賺錢的機會。
  在尚義縣石井鄉戈家村互助幸福院,每排房頂上統一安裝著藍色光伏發電板。“戈家村是省級深度貧困村,為了讓老人們生活有保障,除了光伏發電,我們還計劃搞一些其他產業,讓貧困老人一起脫貧奔小康。”尚義縣民政局副局長王占永介紹,該院已成為運行成熟的幸福院之一,為老人提供了安居之所,還為他們拓寬了增收的渠道。
  光伏發電、手工加工、養殖、蔬菜大棚……人勤春來早,濃濃春意里,我市農村互助幸福院的產業種子已經播灑下,沐浴著陽光雨露,它必將在希望的田野上開花結果。

 
 
北京快乐8输得倾家荡产 体彩虚拟e球彩总进球数 7星彩今晚中奖号码 腾讯分分彩单双大小技巧 秒速时时预测软件手机版下载 辽宁12选5稳赚13种方法 时时彩后三组六如何杀两码 官方彩票一分赛车 pk10技巧四码 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 最新时时走势图